随缘更新 回家养猪

萌上了一对超级好吃的cp 司马懿x元歌 越看越觉得司马懿这黑白杀马特发型该死的好看!!脑洞+100000

【巍澜】月圆圆

中秋糖。结尾带上面面玩











赵云澜天生一双阴阳眼,早已习惯了眼中阴阳交汇的世界。
还没有建立特调处的时候,他差点半路退学跑去当职业神棍。他那张不大不小的书桌抽屉里藏着偷偷摸摸收来的佛珠法器,堆得乱七八糟的试卷里夹着黄符。
他混得开路子广,还结识了一群法师术士朋友,时而跑个降妖除魔的业务赚外快,接不接纯看心情。

辛巳年八月十四,赵云澜追一个恶鬼追到荒郊野外,天降暴雨,四周是半开发的工地,围了圈不锈钢挡板,里边是挖了半边山的泥巴地。铺天盖地雨水混着黄泥的土味,半点儿恶鬼的气息都闻不到了。

“靠”,赵云澜骂了一句,“鬼天气,这恶鬼还有点脑子,知道往什么地方躲。”

赵云澜停稳机车,跳下来抖抖身上的水,刘海黏在额前挡了视线,没看清路脚下一滑又踩了半靴子泥巴,雨珠还在顺着皮外套往下滑,狼狈透了。得找个地方避雨。

眼下除了前面没被地产开发铲干净的庙,没地方去了。
这庙说小也不小,山门后殿一应俱全,附近的老人说这庙还挺灵的,即使暴雨天也有三三两两香客打着雨伞来祈福。
赵云澜尽量装作一个没带伞的普通香客,而不是什么三教九流的神棍,先是到各殿去转转,混在其他善男信女里拜拜神,暗中踩着方位追踪那恶鬼的气息,却一无所获,雨更大了。

湿衣服粘在身上的感觉贼难受,赵云澜这种半夜顶着鸡窝头去抓鬼都不忘骚包的人,穿的也是件领口裁到胸前的衬衫,此时只觉得冰凉的冷风贴着胸口倒灌,叫人冷得直哆嗦。

得找个地方烘衣服。
转来转去,赵云澜到了一间偏殿,这殿里香客也没有,零零星星几盏供灯,冷冷清清的,只有个看起来比他小几岁的小孩儿守在门侧的木桌边上。寻思着正好借点火弄干衣服,赵云澜门牌都没看就踏进去了。

这殿里说不上的古怪,总觉得有种,冷冽木质香的疏离感,和其他殿香烛暖灯的氛围完全不一样,但又有种言语无法描述的亲切感,情不自禁的想在这多待会儿。赵云澜浑身还滴着水,双手合十对着黑乎乎的神像念叨:“这位黑老哥,借您地方避个雨,不要介意,多谢了哈。”

赵云澜拜完三拜,往旁边去和那小孩搭讪:“哎,小师傅,这儿供的什么神啊,怎么都没几个香火?”

少年困兮兮地揉着眼睛,话里都带着哈欠,“鬼王,谁没事拜鬼王啊……”

“哦……这个神像是鬼王?”赵云澜打量着那膀大腰圆、穿金配红绸的神像,不知怎地就笑了。“这塑的也忒丑了,至少也该是刀削斧凿般的美貌,玉树临风一般的身姿。”

此殿常年冷清没有香火,丁点儿烟火气都给磨没了,看殿的少年连反驳都是懒洋洋的,“不准对神仙不敬。”

“按我说那么捏,保证你这儿钱都扫不完。”赵云澜搬了个蒲团过来坐着,扫了眼桌上的签筒问:“求签怎么来?”

“二十一签,只收现金。”

赵云澜回头看了眼老旧破烂的神龛,啧了一声,抽出张红色毛爷爷拍在小木桌上,“小师傅,您看着办?”

刚才还跟霜打茄子似的少年'噌'地窜起来,从桌子底下掏出一把罗盘符纸江湖秘籍,“帅哥!抽签、算卦、八字、测字、摸骨、面相,您要啥?”

“哟,你会的还挺多的哈。”赵云澜一看这小师傅是个会来事的,两句话又开始瞎忽悠,“那就测字吧。老弟你这有火吗,你看我冒雨大老远跑过来烧香,衣服都淋透了,要是早认识你,就让你给我算一卦天气了。”

“施主这就是缘分呐!”少年说着赶忙搬了个烧黄纸的盆给他,“您要测什么字呢?”

赵云澜往口袋一摸,没带笔,“借你笔用一下。”几笔画了个龙飞凤舞的“镇”,顺带弄了点碳,拿火机点了,借着火烘一烘能挤出几斤水的裤腿,估摸着等会雨小些直接飞车回家。

少年拿起那张纸左右端详,好半天才认出来赵大师鬼画符般的字,“镇字啊,这个字左边是金右边是真,你将来的感情那可是情比金坚!”

赵云澜漫不经心的听着他胡扯,竟还觉得有点道理,“以前有个算命师傅说我的姻缘是命中注定,历经千难万险,十万大山阻隔,山海可平,你怎么看?”

少年瞅着字,摇头晃脑说得神乎其神:“金加上真,可不就是真金不怕火炼嘛!”

殿外雨幕哗啦啦,似断线的珠帘往下掉,几点雨珠溅上布灰的门槛,洒出星子般的影。赵云澜点了支烟,薄荷味的白雾袅袅缭绕。“真金火炼,别炼我,我血薄扛不住。”

他从来不是什么有耐心好好经营一段感情的人,将来多半也是要去当职业神棍,吃江湖这碗饭的,混了今日混明日,赵云澜不想耽误人家良家姑娘,只能做到恋爱时专情专一,腻了就和平分手。

少年继续扒着那本黄皮秘籍给他分析,“真字有三横,你得快三十才能定心,到时候你就遇见你一辈子都不想放手的人啦。”

头发上的水也干的差不多了,赵云澜把烟按灭在烧完了的黄纸灰里,抬头看着那小师傅翻书,活像自己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,狂翻书找答案的模样,又随口给他出了个考题:“那老弟你说说,我命中注定的媳妇长啥样?好看不?”

小师傅翻书翻的头大,好在他家传秘籍多如小山,翻了会儿,抱着书辨认模糊不清的古旧字迹,眯着眼睛瞎吹:“那定是,身姿绰约,玉树临风,如仙似画!刀削斧凿般好看的大美人啊!”

赵云澜正要起身,听了这话一下差点没笑到跌回去,“有点意思……哈哈。”

少年疯狂点头,赶紧借坡下驴,十重高唱般道:“姻缘天定!”

雨势小了,赵云澜看看表,这个时间飞车回家刚好能赶上晚饭,“ok,最后一件事儿。”

小师傅把他那堆法器秘籍收拾好,只见赵云澜已经迈出殿门,踏着积水走了,远远传来一句:“给鬼王大人多添点香火。”

忽然,殿内吹来一阵冷风,如雨卷雪般,霎时温度就降了好几度,小师傅看向空空的香炉,再往神龛之上,只有一瞬间,那鬼王神像仿佛活了一般伫立在那儿,目光紧紧锁死赵云澜的背影。

千年万年,山海可平。




此时今日,八月十四。
赵云澜晚上赶了个饭局,喝了酒没开车,那地儿离家也近,沈巍来接他时,赵云澜提议散步走回去。
街上落了雨,天上方才拨云见月,月光映在浅浅的积水里,又被行人踏碎。赵云澜明目张胆的牵了沈巍的手,不知是和他赵云澜混久了,还是大战后的时光分外珍贵,沈巍竟扣的比他还紧,还用力。
赵云澜心下欢喜,满嘴跑火车的给他讲完了当年这个小插曲,“那小孩还真是神算,我媳妇当真是个风华绝代的大美人,洒家这辈子血赚嘿嘿。”
沈巍侧过头推了推眼镜,借着街边的光线,赵云澜敏锐的捕捉到他微红的耳根,笑得愈发嘚瑟,“你当时就在那里吧,只有那么一秒,我感觉到了。”
沈巍不回答他,赵云澜跑到他面前去堵,沈巍避无可避,“是…”
赵云澜得到了满意的答案,掐着嗓子唱戏般道:“哥哥,人家想你想的好苦啊,不如今晚就补偿补偿人家吧~”
话题越往高速上狂飙,沈巍拽着他的手快走了几步,“这是在大街上!回家再说。”
赵云澜歪着脑袋眉眼弯弯,“好啊,回家用哪里说?”

“赵云澜!”沈巍气不打一处来,没留神手下用力,捏得赵云澜直喊疼,瞬间就松开了。“……对不起。”
赵云澜没事人一样的甩甩手,又重新和他握到一块,“你要是早点来找我多好,没准那时候的我一见你就走不动路,从此改邪归……就变成五好青年咯?”就不会有那么多被迫世俗,不会有觥筹交错间落寞的时刻,不会有深夜喝到吐,躺下两分钟又被叫起来去办案。

“不过总归是值了。”
赵云澜痞里痞气,胡子很少打理,整个人市侩的不行,看上去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典型,可他笑起来眼睛里有真,沈巍直视他时,总想伸手摸摸他的下巴。
原来鬼族也是会心疼的。

沈巍那时站在神像后面,赵云澜慧眼如炬,他不敢靠太近。雨水打湿了他的眼睫,衬衫一片一片的贴在他身上,连唇也沾了雨水,显得红润勾人,只消一眼,便三魂去了七魄,乱死心曲。
沈巍很想,但是他不能,只可以远远锁死他的背影。

月亮将圆,赵云澜牵着沈巍的手一晃一晃,皮靴踏碎的月光散落在他们身后,拉的老长。

现世安好,山海已平,千里共婵娟。



与此同时,赵云澜家宽敞的飘窗上,一鬼一猫大眼瞪小眼。

鬼面又剥了一个月饼包装盒,“人间的月饼真难吃。”

“你怎么回事沈面?让你明天上来吃团圆饭,你咋今天就跑上来了?”
大庆爷临危受命看着这祖宗,只觉得头大,为了三倍小鱼干加班费,简直冒上了生命危险,“不好吃你特么吃了几十个了……”

“叫我夜尊。”鬼面若无其事的啃完又一个月饼。“死胖子过来。”

“干啥!叫大庆爷,不是死胖子!”大庆毛都炸起来了,看上去就像千寻同款的黑色大煤球,“小老弟你别乱来啊,40m斩魂刀了解一下?”

“叫你来你就来,哪那么多事!”

喵呀————
鬼面把猫整个儿拎了过来,然后在大庆惊悚的表情下,满足的撸了一把黑猫油光水滑的毛。

哥哥不疼嫂嫂不爱,只有肥猫还有点温度。


end






好久没写东西了,脑子一片空白,想开个点梗…大家有什么想看的cp或者脑洞吗?

(脑洞)校草敏锐白日常

电竞天才主播李白
不仅技术好有钱全身满精炼闪着金光 而且长得帅还是校草
第一次开直播就以秀破天的操作和苏音圈了一堆女友粉(还有男友粉)

李白唱歌也很好听 日常打完游戏快12点了 下播前就随机点粉丝选的歌唱歌 或者抽奖送礼物 不要更宠粉

有段时间学校里想嫁李白的迷妹可以从6楼教室门口排到操场 粉丝组队围观李白 啥也不干就盯着李白大神睡觉 时不时发出土拔鼠尖叫
白天困的一批的李白觉也睡不成了 躲到桌子底下拉着程咬金:“金金,金哥,帮我挡一下!”
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李白干脆提早十分钟从后门开溜 想着躲到天台上总没人了 结果在天台上碰见同样狼狈的诸葛亮
并发出了大河之剑般的嘲笑(白哥你忘了你自己什么处境吗)

李白大神对组cp谈恋爱没啥兴趣 碰上事儿就拖着诸葛亮当挡箭牌 便宜兄弟不卖白不卖

后来李白直播吃鸡
有个id叫韩重言的人拿平底锅挡掉了他一发子弹
第二发瞄准的子弹还在空中 屏幕已经炸开了血花

韩重言举着枪结束了这场战斗
王者高校第一98k李白大神愣住了 太阳穴仿佛大脑供血不足般突突直跳

遭了。
是心动的感觉。



演员排位 被坑了两段是真的在演
玩一半就开始划水哈哈哈哈
队友疯狂骂 一边打字一边收人头
“加油啊快点超过我”
“不要比演员还菜哦~”
“完了你们举报不成了,演员mvp帅不帅”
哈哈哈哈哈太开心了 对面怀疑人生:你真的是演员??你是演员??

(脑洞)表面兄弟李白诸葛亮 是真的兄弟情


李白和诸葛亮是并列第一的学霸
诸葛亮高冷骄傲对凡人爱理不理 李白狂拽酷炫对凡人爱理不理 两个人第一天见面就看对了眼
因为智商太低会传染 长得帅的天才只和另一个帅哥天才玩
李白和诸葛亮一个理科一个文科
李白喜欢在诸葛亮刷大题的时候给他洗脑人间不值得上天揽明月
诸葛亮总觉得李白这么聪明的人应该好好学一下世界n大难题科学进化论

传说诸葛亮一杯倒 李白终于找到机会跟人一决高下 拉着诸葛亮两个人对喝 李白喝一杯作一首诗 诸葛亮喝一杯解一道高分大题
结果助兴的人倒了一圈 写诗刷题的纸累的老高
两个天才大眼瞪小眼 槽 没想到你这么能喝
然后一块趴了 平局

李白和诸葛亮组了个电竞队叫团战精神 李白打野诸葛亮中单 据说两个人私下经常因为抢c位打起来 采访时候又同时摆出营业微笑
“每一个位置都很重要,除非看脸。”
“单看脸我是才c位。”
(你们俩双c吧 怕了怕了

某次八卦采访诸葛亮透露 李白只是表面上酷炫狂拽其实是个内心细腻的人 他曾经半夜的大街上捡到流泪买醉的李白

李白不服气了说诸葛亮是个“海螺人” 表面上看起来高冷冰山 其实只要你凑近听 就会听见他内心狂欢雀跃“浪”的声音

两个天才平时也会因为争第一名互放狠话 然后每次都默契的考一样分数

或许这就是真·兄弟情吧

直到有天韩信想追李白无门 诸葛亮以谈恋爱影响学习为借口 毫不犹豫的把李白的电话给卖了

小票风:

qvq亮亮战队~

椷南:

王者荣耀诸葛亮单人企划初宣
东风携桃行

主催:椷南 @椷南

明信片组画手:躲虎虎  @躲虎虎 /阿攻  @阿攻 /jin @-JIN-snow /冷华 @拒绝起床跑操 /宿莽 @♬/扶桑 @扶又又又木  /摇光 @FluctLight_胀罐摇光 /纽扣 @梅菜扣肉 (不分先后)

挂件画手:泊远 @泊远

立牌画手:三楉 @学前教育

徽章画手:票风 @小票风

信封赠品写手:鹿鸣 @呦呦鹿鸣

特典组
特典挂件徽章画手:烧瓶 @三颈烧瓶装满威士忌
特典信封写手:陈亦从 @陈亦从

信封图案画手:刺山球鲤 @刺山球鲤也

二宣大概是在九月中吧!然后还有什么问题评论写啦!初宣二宣终宣各在评论里面抽一个人送一套~
国庆预售帮忙扩散啦~

撒花!

咸鱼子曰不翻身:

也青的合志本终于产出了。。。【撒花!!】【预售至8.26结束】

参8.25/26上海#cpsp#!来找我哦!和ticket新合作了一套百鬼系列也会在sp发售哒!【如果肝的出来的话!】【会做一部分小东西发无料的~】
走这里具体详情都有的~https://market.m.taobao.com/app/mtb/h5-tb-detail-old/index.html?spm=a1z38n.10677092.0.0.75631debeYpbZK&id=574997403658

封面画手:【空山一斩】封面设计:【洛北天清】

【漫本】详情:
画手:Ticket@Ticket【http:letter531.lofter.com】
页数:25p

【文本】详情:

写手:

@✿紫花苜蓿屋✿ 【http://takenasaru.lofter.com】

@冽 【 http://ruoqingyunzhibiyue.lofter.com 】

小甜豆良心君 @【考研博主】小甜豆良心君 【http://7765356.lofter.com 】

废狗 太太

字数:5w左右

校对:内河 排版:薛恕 漫本封面设计:六什么七

我不会艾特人什么的,所以大家将就着看看,嘤嘤嘤!